改变中的世界尽头——北极故事(2)

南极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,是全人类共有的资源。但是,北极的开发既无从回避也已无可阻挡。

改变中的世界尽头——北极故事(2)

2009年8月25日,俄罗斯北极科考队队长弗拉基米尔·索科洛夫(前)和队员们乘坐直升机察看冰层情况 

探险与全球化

特罗姆瑟位于北纬69°40′,是北极圈内最大的城市。北大西洋暖流带来充沛的热量,使这里的气候相对温和。在同纬度区域,可称得上是天堂。从这里向北航行不远,就可到达欧洲的最北点——马格尔岛——北角。绕过北角向东进入北冰洋,可以前往亚洲,是北冰洋的东北航道。从特罗姆瑟向西航行,可以到达格陵兰岛和北美洲,这是北极的西北航道。

在特罗姆瑟以北还留存有一座挪威最后的捕鲸站,捕捞一种尚未灭绝的“小须鲸”。在捕鲸的季节,渔民会在城市中售卖鲸肉。

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,特罗姆瑟曾成为北极探险家的大本营,被称作“北极之门”。城市的码头上,还耸立着挪威伟大的探险家罗尔德·阿蒙森的雕像。他是北极西北航道的开拓者。

与南极不同,人类发现北极、并在北极活动的历史很长,一直可追溯到1万年以前。不过这种活动是在与世界其他地方隔绝的情况下发生的。爱斯基摩人是最先迁入的居民,他们在与西方人接触之前,有几千年与外界基本隔绝的历史。

15世纪中叶,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兴起,占领了小亚细亚、巴尔干和克里米亚地区,控制了西欧通往东方的商业旅行道路。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对过往商品征收苛捐杂税,这让当时运抵欧洲的商品价格猛涨,提高了8~10倍。传统贸易通道受阻后,西方人开始寻找新的道路。但是南海航线路途漫长,充满艰险,这就迫使他们寻找另一条道路,于是他们将视线转向了北方,幻想着穿过北方冰封的水域。

1500年对于北极的历史是一个重要的转折时刻。这一年,葡萄牙人考特雷尔兄弟受国王曼纽尔一世的派遣,寻找通往亚洲的贸易航路,途中发现并登上了格陵兰岛。第二年,他们继续向北航行,却一去不复返。这次航行开启了此后长达400多年的北极地理发现和殖民时代。巧合的是,马克思在《现代资本主义》一文中认为16世纪头10年是全球化的起始。“从这一时刻起,北极不再孤立于世界历史,它参与了资本主义对世界历史的早期塑造,提供或幻想式地提供了到亚洲新航路上的贸易据点。”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战略研究室主任张侠这样告诉我们。

尽管北极的东北、西北航路已经打通,却无法成为贸易路线。殖民者虽然在加拿大和俄罗斯远东地区建立起了贸易点,但因为永久浮冰层的存在,商船根本无法通行,商业利益的实现遥遥无期。对比太平洋、大西洋等其他贸易航路的顺利发现与运营,北极航道的开拓变得无足轻重。

于是在地理发现时代的中后期,欧洲列强们的争夺重点从海洋转到了陆地,在北极地区,他们主要以扩大和争夺新殖民地为主要目标。现代意义上的北极国家,加拿大、美国、俄罗斯以及北欧各国都是在这一过程中形成的,并确定了彼此的边界。而那些地理上更北的区域,一度因为北极航路幻想的破灭,而变得毫无价值,于是,俄罗斯以720万美元就卖掉了阿拉斯加。

对抗中的军事价值

经济上无利可图,地盘逐渐瓜分完毕。全球化的副产品——带有血腥的殖民化过程给北极打上了深深的烙印。在欧洲殖民者对土著民族的驱赶、征服、统治,以及融合、驯化过程中,北极不可避免地被殖民化了。

所有的北极国家都先后参与了两次世界大战。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产物,《斯匹次卑尔根群岛条约》得以签订。挪威获得这个北极圈内群岛的主权,而缔约国有权在此捕鱼、打猎,从事科学考察。中国在1925年加入了这个条约。同时,格陵兰岛的主权判给了丹麦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北极国家分成两个阵营厮杀,北极的军事价值开始显现。为了支援苏联战场,盟军在北冰洋开辟了两条秘密航线:一条跨越挪威海和巴伦支海,抵达苏联北部港口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,史称北极航线;另一条从美国阿拉斯加经白令海峡,到达苏联远东地区。德军通过潜艇对盟军的北极航线进行骚扰。1942年,由于英国海军的指挥失误,编号为PQ-17的盟军船队遭德军伏击,2/3的船只被击沉,这是盟军在北冰洋上最为惨重的失败。